|
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历史 > 定西县志里的“草堂笔记”

定西县志里的“草堂笔记”

关键词:草堂笔记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定西县志
  • 电 话:
  • 网 址:一点定西网
  • 感谢 liquanjun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2280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  清代著名学者纪昀的《阅微草堂笔记》,是一部笔记体小说集,主要记述的是狐鬼神怪故事,文风质朴简淡,天趣盎然。纪昀假借谈狐说鬼,验证因果报应,意在劝善惩恶。从《阅微草堂笔记》的大量“原生态”故事里,我们可以窥见当时社会的众多趣事,从人们对神仙的信仰,对鬼神的态度,京师风尚,边地民俗,折射出封建社会末世的情态。笔者近读民国三十五年郭杰三先生编修《重修定西县志》,发现其卷三十八《杂记·轶事》所记,颇似《聊斋》,亦如《阅微》,堪称“定西阅微草堂笔记”。今录数则,以飨读者。
  其一:陈赞白舍生取义纾民难
  乾隆中期,内官营人陈赞白,善医痘疹,多有起死回生之术。当时的县令戴秉瑛的公子身患痘疹,命悬一线。戴县令也懂一些医术,他将陈赞白请至县衙,长跪不起,请陈施救。陈赞白进入内室细心察看,见公子遍体青黑,已是病入膏肓。陈曰:“我行医多年,这种症候从未见过,即使古今医书上也不曾记载,吾技穷矣。”戴县令跪地流涕曰:“我也确知此病难治,但我听说先生有起死回生之术,万望开一药方疗治,以尽我作为父亲的心意。”陈曰:“我拿出我所有的本领试试,就看他的命怎么样了。”就让县令在一只火盆上煨上十二个药罐,分别在上面标记上十二地支,按时辰进药。过了一个多月,痘疹消失而疾病离身。陈赞白嘱咐道:“这个孩子今后不可娶妻,不可食五种辛辣的东西,就能长寿。”后来观音寺设醮祈福,戴县令携子同来进香。主持诵经的人以素食相待,却不知素食中有姜椒等辛辣之物。公子吃下后,即浑身发燥,回到县衙已遍身青紫,胸腹胀裂而毙命。戴县令悔之无及,问陈,陈曰:“此儿痘毒并未解除,我只是将痘毒赶进了内腑中,如遇辛辣之物,就像硫磺见火,一发不可遏止。从古至今没有此方,我只是揣测而治罢了。”
  陈赞白素与山西某客交好。客回山西省亲,行前托付陈:“我离去后,若吾儿患痘,请及时施治。”离开不几天,儿果出痘。客妻急忙寻陈救治,陈不巧外出,几天后才回来,此儿已经死亡。陈听说后,悄悄到了埋葬这个孩子的墓地,将尸体掘出,用药调治。过了月余,此儿身上脱了一层壳,竟然无恙。客自山西归来,悲痛欲绝。陈赞白以好言宽慰,愿以自己的儿子过继,以赎己过。他将山西客请到家里,将几个孩子唤出,让山西客挑选。山西客见其中一个孩子的举止动静酷似自己死去的孩子,只是相貌不一样,就挑选了他。这个孩子见了山西客也非常亲近,一下子扑入他的怀抱,山西客就把他带回家里。过了几天,客请陈立约。陈以实相告,并且拿出此儿埋葬时的衣物让他看。山西客悲喜交加。人们听说,都惊服陈赞白的医术之神。
  在陈赞白的晚年,有庞氏子生重病,庞家邀约陈前往看病。夜行到中途,见有三个女人交谈说:“我们几个奉命来收孩子,只是屡屡被陈赞白搅黄了,大受上司的责骂。庞氏子已经登了鬼录,今天陈赞白又要前去,如此奈何?”其中一个说:“庞氏子如果逃脱,就索陈赞白的命来顶替。”说完后忽然不见了。陈知是鬼,急忙骑马到了庞家,给庞氏子立了几个药方,嘱其按此进药,保儿无恙。诊治完毕,急忙要回家去,主人苦苦挽留,陈赞白俱告所见。主人送陈至半路,陈腹痛大作,到家后天未明而卒。
  其二:许铁堂赴任途中遇城隍
  前邑令许公铁堂,闽海诗人也。吏部任命他为安定知县,路过孟津河,忽见有一官船相向而行,船上悬一官灯,亦书“安定县正堂”。许公以为是假冒者,等下了船,送上名刺往见。见其人风流蕴藉,谈及诗文,居然名士,大相敬爱。行至会宁南关,许公询问上任的日期,欲证其伪。其人始说出姓名,乃是已故宋丞相文天祥,曰:“我新授安定县城隍,今一同到任。但你我阴阳各别,今就此告辞。您到任后,于夜静时,请单身一人到城隍庙见我。”
  到任后,许公如言晋谒。城隍邀他到后祠,款待备至。许公恋其情,每夜必往。有一次许公深夜拜谒城隍,见城隍庙西廊下绑锁着一个人,头插一烛。公询其故,城隍曰:“他是新城里人,我要进城的时候,他要将油污我,故令受罚。”公回到县衙,派人到新城内探问有没有患头疼病的。探查得知果有一个姓吴的人,数日前头疼欲裂,百药无效。因许公查找询问的缘故,吴姓人向许公恳求良方。许公令他到隍庙西廊下,诚心祷告即可痊愈。吴姓人按照许公所说往城隍庙祷告请罪,许愿修戏楼,疾病立愈。原来,当初这吴姓人在门前见一大旋风过,以为不祥,唾之,即刻浑身打冷战,头疼不已。其实那阵旋风,是城隍神过此,该姓吴的人唾沫相啐,无异“油污城隍。许公后来入庙欲会城隍,门庭寂然,再也没有遇见过城隍神,是因为许公泄漏了天机之故。
  其三:廖医生谋财害命遭报应
  廖医生,四川人,素以诊治痘疹为业。一日,与同伴出东门外,忽颠踬仆地,口中呼喊:“案犯逮住了!案犯逮住了!”众询其故,廖医生云:“城隍神差役拿我,已将我的脖颈用铁索勒住了,难道你们看不见吗?”人们问廖医生“你犯的是什么案子?”答曰:“命案。”原来,民国元年四川军变大乱,廖趁机约无赖十余人,夜至一乡村富家,掠取财物殆尽,一家大小尽被杀戮。廖又说:冤鬼诉之冥曹,诸人皆到案,惟我在甘,暂时逃脱,今天关文到来,故被逮耳。”人问:“关文是什么样的?”廖言:“在隍庙门首悬挂着哩,像大虎头牌,你们难道看不见?”廖接着将关文朗诵了一遍。廖平时识字不多,人们都说他平时没有这等功夫。不多时,廖遍身起青泡,至四十日方死。这是民国四年的事。
  其四:三恶徒多行不义受天谴
  邑令某公任内雇佣了一位黄姓的人,在县衙内搞收发,人皆称“黄收发”。一遇讼案,黄收发便大开贿门,总是能够上下其手,颠倒是非,使贫者含冤莫伸。人皆痛恨切齿黄收发,但又无可奈何。一日,南关家妇人中了邪祟,口中传言城隍神最憎恨的有三个人,一个是黄收发,一个是商户小路儿,还有一个是剽悍的衙役马占魁。凡涉及讼案的,行贿时必派小路儿担钱,马占魁打通关节,这三个人狼狈为奸,无恶不作,城隍神怒其殃民,将要对他们进行处罚。人们听了妇人的传言,皆以为狂语,未深信。过了不几天,黄收发得喘症死亡。又过了几天,小路儿腿痛毙命。马占魁建两人相继暴亡,才害怕起来,每日向城隍神祷告,希冀免于一死。过了不多时日,亦无病猝死。呜呼,城隍神如此显应,作恶的人应该明白天日昭昭,慎之戒之啊!
  从以上几则故事里看到,在当时人们的意识中,神灵的感应影响到了社会各个阶层。在今天看来,这些传说不乏迷信的成分,但它的总体信念是构筑在复杂的灵魂观念上的,认为世上各种物体皆有灵魂,各种灵魂均有其形态、性能、生活方式和处所。自然界的变化都是各种精灵、鬼神的存在与作用,给人们造成祸福。它的积极意义在于,利用人们对于神的敬仰达到教化人心、廓清世风的目的,对于社会和谐、文明、向善,具有非同寻常的影响。

作者:张慧
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定西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其他本地历史信息

电话:13309311351 传真: 邮箱:zhgdx@126.com
地址:定西市西关市场商业大厦三号 邮编:743000
Copyright © 2004-2017 定西在线运营管理中心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京ICP备09021873号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